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武俠修真 > 大道爭鋒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吞魂奪軀化血身(作者:誤道者)
大道爭鋒

《大道爭鋒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一百九十二章 吞魂奪軀化血身

    司馬權聽聞此事,便起心意查看。

    他在龍宗等地本也是派遣出了不少魔頭,只是一旦翻過龍脊山,其就會莫名消失,他疑此物與龍宗轄界內的神怪有關,為了不引起龍宗注意,所以后來他皆是用那魔氣侵染的手段,這些時日著實控制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至于為何不直接放一個魔頭在韓定毅身上,那是因為魔頭一旦進入修士身軀,其人對他而言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,再則,韓定毅本人也是抗拒此事,所以也就沒有如此做。

    這些人在他催動之下,四去調查此事,很快傳了消息回來。

    韓定毅是被龍宗之人客氣請去的,只是之后便再未見過。

    司馬權發現這與韓定毅最后送來的書信內容一致,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不妥,但是憑著過往經驗,他卻是覺得這里有著些許不對勁。

    韓定毅前入龍宗探查,是他同意的,而且其也不是尋常弟子,于情于理,他都要設法知曉其此刻情況。

    他稍作考慮,先是把抓拿過來的所有神怪都是丟了出來,并對時晝等人言:“此事我需親去查看,如今法壇之事最為緊要,你等可動手修筑,這些兇怪都被我侵染了心神,可以為你等所驅使,若有外敵來攻,可令其上前御敵。”

    囑咐過后,他心意一起,已是化一卷陰風飛去。

    龍宗之內,韓定毅此刻情形倒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,但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他一入龍宗之后,就被帶到了一座竹樓之內,隨后就有一名宗中執事前來要他上交煉丹之法,這本來就是他預想中事,只要能入到宗門,付出這些代價其實十分值得。

    可下來幾天,卻沒人再來理會他。

    他曾試著出去,但卻被外間看守之人攔了回來。

    因一時摸不清對方意思,所以他也沒有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直到五日之后,一名中年男子找了過來,沉聲言道:“韓定毅,我等已是查清楚了,你本是離明血宗弟子,只是叛門逃來我龍宗,不久前,離明血宗傳來書函問起此事,我等只能將你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韓定毅沒想到離明血宗還能把手伸到龍宗來,不過他此刻還很是鎮定,道:“貴宗不是曾言,凡龍種血裔,不問來歷,不問出身,皆可拜入門下么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沉默片刻,道:“雖是如此,可你先是入得他派,就已是他派門下弟子了,我宗也不能因你一人而壞了兩派情誼。”

    韓定毅心中知曉,對方要送自己回去,肯定不會這個緣故。

    龍宗和離明血宗可從來沒有什么情誼可言,反而仗著自身血脈,對其余神怪血裔一向是看不起的,而且背靠著龍宗大宗,也從來不用賣其余宗派什么臉面,此言不過是個托詞而已。

    他念頭急轉,如今這個時候,只能以利益相誘了,道:“我先前曾交予山門一種秘丸,可手中還有數種秘丹,亦可以提升血脈,此刻愿意都交了出來,不知如此貴宗可愿接納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他一眼,搖頭道:“你不用多想這些了,就算你把所有秘丹交出也沒有用處。”

    韓定毅心下一沉,這般看來,一定是凌氏或是離明血宗那里給出了無法拒絕的利益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道:“我稍候會送你去往龍脊山,到時自有離明血宗之人前來帶你回去。”說話之時,他拿出一只小瓶,從里倒出一枚丹丸,道:“你把此物服下。”

    韓定毅道:“這是何物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韓定毅一想,現在這個時候,他不服也是不行,若是違抗,反還可能吃得一些苦頭,他并非是真正血裔,對著此間人的手段放在他身上未必有用,只要能逃出生天,總是有解決辦法的。于是他將丹丸拿起,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仔細盯著他,看他沒有作假,點了點頭,道:“你是個識時務之人,以你的血脈和本事,若非某些緣故,我是當真想把你留下來的,怪就怪你時運不濟吧。”

    韓定毅目光看去,道:“貴宗實是做了一個錯誤選擇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皺了皺眉,沒有來由感覺一陣心悸,好似己方當真做錯了什么事,隨即他一搖頭,心下一陣失笑,區區一個開覺血裔,又能有什么本事?說來血脈之上的確有幾分獨特,可他人不明白,他們卻是能夠看出,其與真龍并沒有什么關系,充其量不過是比較相近的旁裔罷了,要是真有本事,也不會流落到此,早被主宗拿著血盤尋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側過一步,向外一指,冷聲道:“請吧。”

    廣闊海域之上,張蟬身影虛空之中浮現出來,他好奇看了眼四周,又試著吸了口氣,卻發現這里連半分靈機也沒有,不過他卻不怎么在意,他乃是血線金蟲所化,有天生神通傍身,只要從一些上境之人身上吸取精血,一樣可以補納自身。

    他自袖囊里拿出一枚法符,這里尋氣符,可以憑此找到距離自身最近的修道人,持此物念了兩句法咒,往外一甩,此符倏爾化光,朝著一處遁飛而去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身軀一縱,化一道血光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半天之后,就發現前方海面之上有一道巨大山脊橫在那處,不過在他眼里,此山并不是天然生成,而是在什么巨物身上演化出來的。

    此時目光一撇,卻見那法符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,不由咦了一聲,仔細一感,發現見一道隱晦靈機隱于天穹之上,他心下一動,往上一個騰挪,頓便躍至那處,卻見一個渾身陰氣環繞的道人立在那里,哈哈一笑,道:“看來我運氣甚好,才一入界,就找到了司馬道友。”

    司馬權打個稽首,道:“張道友有禮、”

    張蟬拱拱手,道:“有禮,有禮。”他好奇的四處一望,“司馬道友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司馬權道:“此來解救一位同道,此中詳情,回去后再告知道友知曉。”

    就在說話之時,見得遠處有一艘海舟自濃霧之中出來,到了那龍脊山上靠岸,隨后一行人就自行了出來。

    司馬權往下一個示意,道:“那位同道就在那處。”

    此刻龍脊山上,名老早已等候在此,他見龍宗押送著韓定毅上來,心下總算松了一口氣,面上堆起笑容迎了上去,對著龍宗來人一禮,道:“多謝貴宗送還敝宗弟子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態度卻是頗為冷淡,道:“東西何在?”

    名老取出一只巴掌大小金絲木盒,道:“宗老可以一驗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接了過來,打開一看,面上頓時染上了一層紅彤彤的赤光,他不由一瞇眼,又立刻合上,道:“東西不錯,那么你我兩方就兩不相欠了。”

    名老呵呵一笑,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他轉頭來,看向韓定毅,淡淡道:“韓定毅,你以為可以逃離宗門掌制么?”

    韓定毅嘆了一聲,道:“其實我離開對貴宗反是一件好事,貴宗又何必非要把我抓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名老一皺眉,韓定毅之話讓他有些不適,好像自己做錯了什么一般,本來他還想問到底誰幫著韓定毅逃出宗門的,不過龍宗之人在此,倒是不方便多言,只有回去再慢慢拷問了,他哼了一聲,一揮手,道:“捆上,帶走。”

    登時有兩個人上來拿住韓定毅,并將一條條細長金色鎖鏈往他身上套去,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眾人卻聞得一陣嗡嗡聲響,初時極是微小,很快越來越大,聽得人極是煩躁,眾人循著聲響看去,見原處飄來了一道赤紅煙霧。

    龍宗那中年男子此時尚未離去,他目力遠勝旁人,凝睛一望,卻是駭然發現,這紅霧竟是由無數血色蟲豸組成,只是此蟲太過微小,所以一般人察覺不到。

    他在虛空縫隙之中見識過類似東西,幾乎撞上之人都不會有什么好結果,他沒有絲毫遲疑,身軀一長,頭上頂角,而上生腮,手足化鰭,鱗甲爬滿周身,竟然于瞬間變作一頭半魚半龍之物,并騰起一股云霧,往著底下海水投去。

    只要到了龍宗轄界之上,自然有神怪替他阻擋來敵,沒必要他自己出來拼命,只是方才到得一半,只覺一陣陰風刮過,頓覺一個恍惚,隨后原本飽滿的身軀干癟了下去,鱗甲也是紛紛脫落,到他墜下海中之時,整個人已是失去了所有生機,似魚似龍的粗大骨架上只披著一層干癟下去的皮肉。

    名老見得這一幕,不由得臉色大變,他往韓定毅身上一抓,那赤霞上一來,兩人就好像是易碎琉璃一般破散開來,隨后所有碎裂之物都是一齊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二人之外,在短短片刻之間,留在山脊上之人,不管是龍宗還是離明血宗的弟子,都是被那煙霞卷中其中,隨后所有人的血肉骨骼都被那些細小蟲豸吞吃的一干二凈,連一絲半點殘渣也未曾剩下。

    天中煙霞一散,張蟬與司馬權都是顯身出來。

    張蟬道:“奇怪,那韓小子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司馬權沉聲道:“適才那許是此方天地的血脈秘術,發動時沒有絲毫前兆,我疑韓定毅先前就中了其手段了,不然那人絕然不可能把他輕易挪走,現在看來,人一定是被帶回離明血宗了。”

    張蟬嘿嘿一笑,道:“那就去那里把人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司馬權道:“現在修筑法壇緊要,若是當下就與離明血宗開戰,恐要誤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張蟬渾不在意道:“不妨事,老爺已有安排,稍候自會派遣更多同道來此,早些晚些都要與這些土著動手的。”

    司馬權考慮片刻,道:“既如此,此事就交由我好了,道友可先替司馬看顧好那處法壇。”言畢,他身影一晃,已是化一股陰風,往離明血宗方向遁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1396北京赛车pk10 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