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武俠修真 > 聊齋假太子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錯失嫦娥【三更】(作者:哆啦i夢)
聊齋假太子

《聊齋假太子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一百七十九章 錯失嫦娥【三更】

    玄真教的九宮步,也是蘇陽自己玩的飛熟的技巧,故此馬道長用出來后,蘇陽一眼就認了出來,并且確定不錯。看1毛線3中文網

    這個馬道長必然和玄真教有瓜葛,甚至極有可能就是劉翰所說的茅山道長,也是在沂水二龍山,留下玄真觀的人。

    蘇陽接受玄真教傳承之時,李安靈對蘇陽說道,他有兩個師兄,對他授箓皆有不滿,更想奪他神筆,因此行走江湖,需要慎重小心,此人可能就是李安靈的師兄之一,也就是蘇陽的師伯。

    真正行走在這世界,蘇陽才知道這世界有多廣闊,大運河上面遇到的神秘船夫,揚州城內遇到的師伯,每一個都有著神仙手段,對比他們這種人物,蘇陽自覺此時差的太遠。

    幸好,在接受了玄真教的傳承之后,蘇陽自覺玄真教修行法有斷層,已經改修了陳摶老祖的五龍蟄法,又修行了《九霄神化內景策文》,這兩者在蘇陽來看,皆超過了玄真教一脈的傳承,讓蘇陽進境極大,馬道長僅看出蘇陽是修行人,卻看不出玄真教的法門。

    無形中,蘇陽避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李安靈說過,他的師兄不滿他拿玄真教箓文,以及想要奪走他的神筆。

    轉過頭來,蘇陽看向了韓大夫,提同知,兩人此時相談正歡,原本畢竟涉及到了命案,處理起來稍有麻煩,現在倒是少了一件頭疼事。

    “說起頭疼,近來我頭時常作痛,已經半個月了,現在既然來到你這里,你便給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提同知對韓大夫說道。

    韓大夫欣然領命,帶著提同知走入到了藥房,嫌棄外面百姓吵嚷,還將房門關住了。

    在店門又關住之后,之前被馬道長種下的兩枚銅錢開始抽根發芽,片刻間就長成了兩棵大樹,葉子是銅錢,果實是金銀,不用蘇陽搖動,上面便開始嘩啦啦的往下落錢。

    “種梨。”

    蘇陽說道。

    “徐光種瓜。”

    顏如玉看著滿樹金銀,說道。

    而后兩個人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蘇陽說的種梨出自《聊齋》,就是一個賣梨的鄉下人,遇到一個求乞的道士,鄉下人吝嗇不肯施舍,道士便施展幻術,頃刻間出現一個梨樹,上面果實累累,最終所有梨子全都散了出去,蒲松齡寫這一個篇,主要是寫當地的地主,有錢鄉紳,揮霍無度,在遇到窮人需要濟度的時候一毛不拔,將他們和斤斤計較的鄉下人對比。

    顏如玉所說的種瓜,則是遠古流傳的一個傳說,傳說吳國有一個叫做徐光的人曾經在街上表演術法,也是找賣瓜的求瓜吃,賣瓜的不肯,便拿過地上的一個瓜子,種在地上,不一會兒就開花結果,徐光將瓜分為周圍百姓,而賣瓜的人回過頭去,卻一點瓜都不見了。kanmaoxian.com

    事情流傳,顏如玉所說之事在先,種梨在后,蒲松齡寫作之時或有借鑒。

    “錢啊,真的是錢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過來撿錢啊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百姓一下子圍了上來,全都圍在兩棵樹邊,掀開衣服,無論地上是金子銀子還是銅錢,全都一并掃入懷中。

    “別晃樹別晃樹。”

    蘇陽攔住幾個人,說道:“下面的錢已經夠你們撿了。”

    這倒是真的,金錠銀錠如同冰雹石子紛紛落下,下面的百姓們一直撿著,此時此刻他們恨不得多生幾只手,多帶幾個袋子。

    蘇陽扯開衣襟,在落下的金銀之中挑選,之前還覺窮困到來,現在當真是發了橫財。

    提同知帶來的官兵本欲將百姓支開,將銀錢獨占,但金錢面前,百姓們寸步不讓,這些官兵爭不過,便也加入到了撿錢的行當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外面怎么那么吵?”

    提同知手上提著韓大夫開的藥,和下人們一并走出來,正在說吵鬧,便看到了外面多了兩棵搖錢樹,銅錢為葉,金銀為果,他的士兵們和百姓們混在一起,正在撿錢。

    天降橫財?

    祥瑞吉兆?

    一時間提同知腦中有千般念想,連忙著命官兵,讓他們將百姓清理出去,但官兵已經在跟著撿錢,又有哪一個能聽他的話?

    韓大夫在藥店里面,將藥材掀翻一地,拿著籮筐就到外面撿銀子,才剛剛撿了一點,在人群中一聲怪叫,慌忙跑回院中,沒過一會兒就有哭聲傳來……那是我的錢啊!

    韓大夫雙腿發軟,抱著提同知的大腿,哭道:“那樹上落下的錢,是我埋在地上儲存著的,上面有我的標記啊。”

    古時候,家財放在家中容易招盜賊,故此許多人家都是將錢埋在地下,等到臨死的時候告訴孩子,韓大夫就是如此,但是他在金銀上面都做有記號,萬一被偷了,也能循著這一點抓人,此記號頗為隱秘,但他從地上的銀子上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的錢怎么會在樹上落下來呢?”

    提同知正看著兩棵樹上落錢,對韓大夫的話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那個道士搞的鬼,他把我的錢種在了土里!”

    韓大夫說道。

    他把你的錢種在了土里……他把我的錢也種在了土里!

    此時此刻,提同知悚然一驚,察覺到了情況不對,連忙呼喊下面的差役將錢收回來,但在撿錢大潮中,沒有一個人會聽他的話,如此喊了一句,眼見無人應聲,提同知心急如焚,牽過一匹馬,騎著就往家里去,他要先看看自己家的錢是否還在。

    “夠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搖晃著懷中揣的金子銀子,走到了顏如玉身邊,估量一下,說道:“至少一百兩。”有金有銀,買下一個小船前往金陵,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顏如玉捏起一個銀錠,仔細打量,真實無疑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仙手段。”

    對于馬道長的本事,顏如玉嘆服,拿出小布袋,將金銀全部收在了布袋里面,粗略的估算一下,黃金三十五兩,白銀九十八兩,在撿錢的眾人中,蘇陽拿到的錢不算多,卻也夠用了。

    金銀落了這一陣兒,落錢的速度也漸漸慢了,金銀也沒有幾個,幾個心急的百姓上前搖樹,搖的銅錢嘩嘩落下,沒有多久,枝葉也都禿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沒錢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都還沒有撿多少呢?”

    有些百姓在樹下抱怨,有些則是剛剛拿著籮筐麻袋趕到,看到樹葉都沒了,個個抱怨,但跪地痛哭的韓大夫卻心中一片絕望,完了完了,當真是一個銅板都沒了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蘇陽給顏如玉示意,已經拿到了錢,兩人便要領略一下揚州風光了。

    顏如玉低頭淺笑,輕聲應答。

    “小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正當蘇陽要走的時候,一個滿臉褶皺的老太婆攔住了蘇陽的去路,眼眸對著蘇陽提著的小袋子不住打量,笑著對蘇陽說道:“小相公,老婆子之前和你說過話的,你不會不記得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蘇陽自然不會不記得,之前蘇陽強勢圍觀,就是這老太婆應了蘇陽的話,讓蘇陽了解形勢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適才回了家,沒有來得及撿錢,現在聽到風聲過來了,卻一點銀子都沒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婆抱怨兩句,看著蘇陽說道:“小相公你撿到了這么多錢可謂一喜,不知道小相公想不想再多一喜,做個雙喜臨門。”

    雙喜臨門?

    蘇陽看著老太婆,問道:“敢問喜從何來?”

    “老太婆有一個女兒,年芳十六,貌相堪絕,小相公如果有意,將黃金拿出二十兩供我養老,這女兒我就任你娶去,為奴為妾,絕不多言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對蘇陽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    提親的,賣女的。

    蘇陽微微搖頭,就算是揚州物價貴,一個侍妾也不值二十兩黃金,何況他不缺侍妾……眸光瞥視顏如玉,蘇陽問老太婆,說道:“你女兒和她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顏如玉已經是傾世美貌了。

    蘇陽讓她知難而退。

    “猶有過之!”

    老太婆信誓旦旦說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蘇陽看了看老太婆,人的貌相多少都有遺傳,蘇陽看老太婆的貌相,估量她年輕時的面貌,可是一點都看不出有什么美艷的,這信誓旦旦的吹噓多半是假的,畢竟媒人口中,個個秒西施,秒昭君,夸得天上地下少有,如此印證“無謊不成媒”這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顏如玉說道:“妾室選擇,可以面試,由你看過,再說滿不滿意,若此女子果然艷絕,錯過了她豈不甚憾?”

    陰陽怪氣,幾個意思?

    蘇陽摸不透顏如玉說的是正話還是反話,拿出十兩黃金,對老太婆說道:“天降橫財,撿到了是福分,撿不到是沒緣分,我這十兩黃金,非是媒聘,也足以你養老了,有個漂亮女兒,就給她找個好夫婿,別拿著賣錢。”

    說上兩句,蘇陽牽著顏如玉便走,少了十兩黃金也不短缺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相公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扭過來,看著蘇陽和顏如玉,說道:“老身領聽教訓,今后為小女嫦娥媒聘,必然多看品行,為她謀一個好夫婿。”

    嫦娥?

    蘇陽心中咯噔一下,他又錯過了聊齋高速?

    (//)

    :。: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1396北京赛车pk10 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