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玄幻魔法 > 流金時代 > 第198章姜西在新西蘭的職業設想(作者:坤華)
流金時代

《流金時代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198章姜西在新西蘭的職業設想

    警察堵截,孫政東自然是要靠邊停車的。看。毛線、中文網

    我聽見孫政東嘀咕了一句,“靠!新西蘭的警察不干什么正經事!”然后,他見我一臉緊張,又笑了,“不用害怕,不是你們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不是我們的事,難道是他們家的事?

    前方警車里走下來一個穿制服的白人警察,孫政東主動打開窗戶,我看到孫政東把一些證件給了警察,那警察便開了單子。

    從兩人的交流中,我得知這條路的最低限速是每小時不得低于110公里,因為剛才有一段路路面不是很平坦,孫政東又跟我們聊了幾句天,導致他的車速低于了這個速度,然后我們后面的車有人打電話投訴了,所以,警察就來堵截了。

    最后孫政東被罰了兩百紐幣,核算成人民幣就是八百多塊錢。

    我,“……”。八百塊跟國內比,還挺多的,問題就是因為開的稍微慢了點。

    “咳!這個月已經被罰三次了,我們來了這么久,有時候還是不敢在這邊的路上開太快了,對面來的車開得也快,而且這邊的路,邊上都是懸崖,很嚇人!”孫政東的愛人嘀咕著。

    “新西蘭的路很多都限制這么嚴格嗎?”我問。

    “反正新手不能上主路,否則不是被罰款,就是被要求停車,在自己家門口練車倒是沒人管,這里地廣人稀,家門口空地挺多,但就是不能隨便上主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司機跟警察說,就開不快怎么辦?”姜西當開玩笑地問。

    她愛人笑著答,“那警察就會直接幫你開回家里,送你到家,但還是會罰款,哈哈!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!”姜西也笑了,“誒,我剛才看那個警察的制服怎么那么像刑警啊?”

    孫政東說,“新西蘭不分什么交警、刑警、民警,就只有一種警察,他們什么都管。全新西蘭警察數量大概只有九千人左右,而這九千人,大部分都在街上抓超速和慢速駕駛者。警察部長害怕警察偷懶,每個警察每月要開多少張罰單都有任務。新西蘭人尊稱警察為街頭印鈔機。所以為了完成目標,根本就無暇顧及其它案件”。

    我,“……”這個,心里產生了一句話,但這句話我不方便說,相信大家都能猜到我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姜西看了我一眼,勾唇笑了,我知道,她心里肯定跟我想到一塊去了。

    之后孫政東一路認真開車,我們很快到了他家里。

    他家現在住的是一棟獨立木質hoe,房子不是很大,但是很精致,有兩層那么高,前后全是自己家的院子,他們打理的很漂亮,只是,我細看了兩眼,沒種什么花,種的全是菜,偶有微風吹過,還能聞到類似羊糞和牛糞的味道。

    孫政東愛人一路進院子便開始給我們講,“這房子是我們租的,我們自己哈密爾頓的房子租出去了,新西蘭青菜太貴了,冬天的時候黃瓜都六十多塊人民幣一斤,夏天也要二、三十塊人民幣一斤,有時候就論根賣,一根十幾塊人民幣,其他青菜也不便宜,并且種類還特別少,可能一共也就幾十種,咱中國的光各種白菜都有幾十種了,所以,我們自己種一些,偶爾再買一些搭配著,吃起來方便,當然,最重要是省錢,這三個月種植季下來,至少能省下三萬多人民幣。”

    我聽下來很震驚,下意識說,“青菜都這么貴?那肉豈不是更吃不起了?”

    孫政東笑著說,“那不是,這邊肉比國內便宜,豬肉可能跟國內差不多,二十來塊一斤,牛、羊肉比國內又好又便宜,最好的牛、羊肉差不多也就二十五到三十一斤。看.毛.線.中.文.網”

    “啊!對了,這邊農場多呀,這邊畜牧業很發達。”我突然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姜西開玩笑說,“怪不得群里那些人都說,在新西蘭,有錢就多吃點青菜,沒錢就吃牛肉充饑吧,我當時還沒反應過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路歡聊著,我們走進了他們的屋里。

    房子看起來其實挺老舊的,但是被他們收拾的很干凈,看起來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這是哪年的房子啊?”姜西對房子敏感,也感興趣。

    孫政東愛人笑,“這個房子好像是七零年的。”

    姜西一臉震驚,“我的媽呀?這要是在中國早就拆遷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但是新西蘭發展很慢,政府沒錢拆這些房子,另外這些都是木房子,哪里壞了方便修繕,所以,這里有很多老房子也都有人在居住,并且新西蘭本地的普通百姓,大部分都沒什么余錢可以換房子,因為這里消費高,賺得工資攢不下多少錢,但他們福利好,也不擔心老了會餓著,所以他們原本都像村里的人一樣,樸實得不得了,原來他們都不懂得炒房子,現在一些有點錢的人,也開始學會炒房子了,這都是跟中國人學的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!”姜西詫異地看著孫政東的愛人。

    她愛人立刻又笑著回應,“當然了,我騙你干什么,本地人很單純的,他們原來都不怎么想存款的事,存錢是中國人最喜歡干的事,然后現在新西蘭本地人,也受我們中國人影響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中國人的蠶食力量還是挺大的,哈哈!”姜西笑得開懷。

    我也笑了,每當說起這種事的時候,總會有一種感覺,中國強大了,才會開始有影響力了。

    孫政東的愛人接著講,“記得上次我們家的一個白人鄰居家,想買一套二手房,他們全家五口人一起努力攢了快十年的錢,終于攢夠了換一套大房子的錢,新西蘭的二手房都是拍賣的,當時他家的女主人特別激動的跟我聊天,說他們就快要拍到那一套心儀的房子了,我知道那套房子,其實很一般,也是一套七十年代末的木房子,但是她們買了那套房子,一家五口住起來就方便多了,否則他們家十幾歲的兩個男孩子還擠在一間小屋子里,全家人都期待那套房子,結果,來了一家中國人,開口就加價五十萬人民幣,這家白人再也沒錢加上去,最重要,那房子根本不值那個價,那戶中國人可能就是看上了吧,也不在乎五十萬,便把房子給買走了。”

    孫政東接著說,“當時鄰居女主人還傷心地大哭了一場,她說,再也找不到他們能買的起又特別適合他們的房子了,那套房子她關注了半年多,結果還是沒買到,全家人也都很失落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故事,我內心挺復雜的,不知道該說什么,但身為中國人,還是有點在心里偷偷為中國驕傲的小心思!

    早就聽說了,新西蘭和加拿大的房價都是中國人炒起來的,為什么?因為中國人有錢啊!這還用問嗎?

    有人可能會說我這話太俗氣,那我就想問問他,以前中國人窮的連飯都吃不上的時候,那倒不俗了,人家外國人diao我們嗎?人家正眼看我們嗎?

    沒錯,現在經常能看到一些國際新聞還報道某某中國人素質差了。

    我就想說一句,如果不是中國強大了,中國出名了,會有人浪費新聞版面報道中國人素質差嗎?寫整個版面都沒有人關注啊,正因為有人關注中國了,媒體才會愿意大肆報道,有句話叫“人怕出名豬怕壯”,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黑中國的越多,證明中國越出名,越強大啦!

    任爸爸說,某為現在之所以變得這么出名,都是被某國打壓和黑的呀,因為某為強大了,才會引起某國的打壓和抹黑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國際著名一號明星會不會在劇組里去跟一個群眾演員爭地位名譽?顯然不會,但她會跟女二號暗中較勁,如果她打了女二號一巴掌,原本沒她名氣大的女二號的名氣就會直沖云霄……就是這個道理!

    所以,任爸爸一直是懷著感恩的心,感謝的狀態來帶領中國高科技企業的,這樣心懷大局觀的人,又怎么會不成功呢?

    身在新西蘭,聽到這些事,我更加為中國感到驕傲,雖然,我還是一個失業者。

    我失業,是國情之下產生的無奈,我們國家人口多,人才也多,年齡大了會被淘汰,這也是正常的一個現象吧,我覺得我不應該怪國家不好,我應該怪的是自己沒有能力為自己準備第二條路。

    這是我個人能力不行的問題,不是國家的問題,因為有很多別人從本職退下來之后,又在其他領域發揮余熱,那樣的人是值得我們學習的!

    孫政東陪著我們閑聊,她愛人到廚房給我們做吃的,說話間,孫政東看了看手表說,“我得去接孩子了,你們坐一會兒,等我回來跟你們聊。”

    “遠嗎?”姜西隨口一問。

    “不遠,六公里!”

    姜西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孫政東笑說,“開車就不算遠,這里跟大農村似的,方圓五公里之內找不到大超市,這邊都是這樣的,所以必須得開車,而且一般的夫妻兩人都需要兩輛車,我們家最近打算要再買一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接小孩吧!”姜西說。

    等屋里只剩下我們一家三口的時候,我問姜西,“感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咳!”姜西嘆了口氣說,“心里落差還是挺大的,現在就感覺吧,除了這小hoe感覺挺好的,住在這里肯定比那種樓房安靜、溫馨之外,其他的方面,就感覺我回老家農村了似的,你說,我們要是在這生活,咱倆能自己種菜嗎?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不答反問,“老婆,你覺得我是那塊料嗎?”

    這時孫政東愛人端著水果走出來說,“你哪能讓他種菜啊,他只能周末幫幫你,平時肯定他得上班,主力經濟來源啊,得你學會種菜!”

    我一看,姜西臉刷的一下有點發綠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我從小的愿望就是離開大農村,去過城里的日子,我用了半生的努力,終于脫離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,難道我大老遠的從中國11167公里,6939英里,6030海里來到新西蘭,卻要返璞歸真又變成農民嗎?我不要啊!嗚!”

    姜西小臉糾結成團,假哭!

    孫政東媳婦被逗笑了,“這里也不是所有人都種菜的,上班的人都沒時間種菜,我是因為不上班,有時間,所以就種菜了,這也當是一份收入,為家庭減負嘛,你要是上班也不需要自己種菜了。”

    姜西依然蹙著眉頭說,“我可能上不了班,我英語不行!”

    畢竟是英語國家,像姜西那個英語水平,就算是中國人開的公司,就算客戶全都是中國人,恐怕也不會有公司要她。

    “唉?你不是文筆好嗎?你可以寫公眾號,這邊有很多人寫公眾號,那些人主要就寫在新西蘭的生活啊,美景啊,新西蘭的風景,隨便拿手機一拍都是高清菲林,看的人多了,作者就在文章末尾放上新西蘭的網購二維碼,有人買了東西,作者就有提成,我知道有個作者一個月可以賺到六千元人民幣,你應該也能寫吧?”

    姜西猶豫了一下說,“那東西我確實能寫,但是……我志不在此啊!我的理想是寫小說,希望我的小說能夠得到認可,那種公眾號寫多了,我怕我以后都不會寫小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靠寫小說賺錢唄,江東上班一個月差不多能賺到兩萬塊人民幣,去了租房一萬,一萬生活費差不多,你賺的錢就可以存上了。”

    姜西突然看向了我,那無助的眼神,我似乎已經讀懂了意思,她就是在對我說:我們家要靠我賺錢存款了嗎?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啊!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忍不住笑了,對孫政東愛人說,“她……寫小說還屬于……新人!新人就是賺不到什么錢,每天吭哧吭哧寫,就圖一樂兒!”

    我覺得我說得沒什么毛病對吧,結果姜西斜目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噗!”我坐在旁邊又笑了。

    孫政東愛人下意識就說了一句,“你不是都寫了十來年了嗎?你這都快四十了吧?怎么還是新人啊?”

    姜西直接把臉捂上低下頭沉默了。

    我笑著給孫政東愛人解惑,“在寫作這個行當里,不分閱歷,也不分年齡,只要沒出過好成績的,都被稱之為新人,姜西就是這類人!”

    “啊?啊!”孫政東愛人一臉尷尬地啊了兩聲,“原來是這樣啊,哈哈哈”!

    她想了想,突然又說,“那也沒關系,只要你們真心想留在這里,怎么都能生存下去的,這里一到秋收季節,農場里就很缺人干活,比如摘蘋果的,摘一個月也能賺到兩萬人民幣,這一個秋季做三個月的話,基本上一個人一年的生活費也就差不多出來了,還有魚罐頭廠,可以選擇臨時工,也可以選擇長期的,他們更想要長期的,每周還會免費發一次三文魚獎勵,也挺好的,這類活是不要求會英語的。”

    姜西茫然地大眼轉了轉,想了想說,“我不當農民,當不了作家,改當工人了?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只是默默看著她那懵呆的神情,我就憋不住想笑了。

    孫政東媳婦像是看出她可能也不是當工人的料,突然一臉興奮地說,“哎呀,姜西你不是特別會買房子嗎?你還寫什么小說啊,費那個牛勁去了,心血都要熬干了也賺不到錢,你干脆在新西蘭炒房算了,干什么也不可能有炒房賺得多啊!現在新西蘭的房價蹭蹭地往上漲!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1396北京赛车pk10 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