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玄幻魔法 > 鎮上的牧師是死靈 > 一百二十五 有口難辯(作者:時速一公里)
鎮上的牧師是死

《鎮上的牧師是死靈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一百二十五 有口難辯

    這一耳光用足了力氣,德拉斯愣是被抽得轉了一圈兒,薇薇安的手也被震得生疼。看1毛線3中文網

    德拉斯直接被抽懵了,睜開眼睛,捂臉看著薇薇安,“你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薇薇安反手又是一計大耳光,讓德拉斯剛轉的一圈兒白轉了,接著招出一蓬暗紅色的火焰,呼在了德拉斯腦袋上。

    德拉斯頭發著火,滾倒在帳毯上,嗷嗷”慘叫。

    薇薇安又上前踢了德拉斯兩腳,然后高聲叫起來,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德拉斯帶來的兩名士兵守在帳外,聽到聲音后都跑進來,接著就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薇薇安正披頭散發地叫救命,秀發蓬亂,法袍不整,營帳里也亂成一團,被褥亂糟糟的,好幾個木桶倒了,水潑在帳毯上。

    德拉斯正在帳毯上打滾兒,頭上火星亂飛,頭頂都被燒禿了。

    這種情形,任何有分析能力的人,都會判斷成德拉斯對薇薇安圖謀不軌,遭到了激烈反抗。

    兩名士兵有些驚慌,按照聯盟律法,欺辱女性是重罪,公職人員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,搞不好還得牽連他們兩個,扶起德拉斯就想逃走。

    德拉斯也反應過來自己被算計了,擔心薇薇安的救命聲很快引來士兵,來不及爭辯,由兩名士兵架著向帳外跑去,剛掀開帳簾,一條腿就從外面伸進來,踢在他圓滾滾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這一腳力量極大,德拉斯像皮球一樣飛了回來,仰倒在帳毯上,兩名士兵也被帶倒,各有一條腿被他壓在下面,高聲慘叫。看‘毛.線、中.文、網

    踢這一腳的人正是江北,他進入薇薇安的營帳后,就從大帳后面鉆出去,躲在了附近,等待薇薇安發出約定好的信號——喊救命就沖進來。

    江北踢翻德拉斯,走進營帳,看到里面一片狼籍,也一陣頭暈,他只和薇薇安制定了美人計,至于怎么引誘德拉斯上勾,卻得薇薇安自己去執行。

    江北原本以為這姑娘會遇到障礙,沒想到現場弄得這么逼真,如果不是他知根知底,也要懷疑是德拉斯半夜跑過來對薇薇安圖謀不軌。

    薇薇安對江北打了個眼色,繼續高聲喊叫救命,想把更多人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江北暗贊這姑娘的聰明,擔心德拉斯強行逃走,又在他肚皮上跺了一腳。

    德拉斯還沒從上一腳中緩過來,“呃”的一聲慘叫,捂著肚子弓成蝦米,兩名士兵被德拉斯壓著,只覺腿都要斷了,也一起慘叫。

    這座營帳距離牧師的營帳不遠,薇薇安的聲音遠遠傳開,須臾,凱美林就帶著幾名牧師趕了過來,一隊巡邏的衛兵也被聲音吸引過來,不大的營帳被擠了個滿滿當當。

    見人多了,薇薇安捂著臉“嚶嚶”哭起來,江北暗暗好笑,一口黑鍋先給德拉斯扣在了背上,“你們都看到了,德拉斯闖入薇薇安的營帳,對她圖謀不軌,萬幸沒有得逞,但這件事必須給薇薇安一個交代!”

    帳里這副情形,沒一個人懷疑江北,但一位督查官跑過來非禮女兵,太聳人聽聞,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處理,站在那里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凱美林經驗老道,這種事既涉及薇薇安個人的名譽,又關系到大營的聲譽,人多眼雜反而不好處理,讓無關人等離開大帳,只留下了巡邏隊長和江北等幾個人當見證,愛德華是薇薇安的朋友,也留在了帳里。

    人們出去后,凱美林走到德拉斯身前,厲聲說:“德拉斯,那天你指責兜帽牧師進入薇薇安的營帳,現在不但自己跑進來,還做出這種事,還有什么好說的!”

    挨了江北兩腳,德拉斯還沒緩過來,有氣無力地指著薇薇安,“是她……她陷害我,她騙我說想了解大營的情況,讓我給她介紹,她弄亂被褥,踢翻水桶,還有自己的頭發和衣服,我……我什么也沒做。”

    薇薇安捂著臉裝哭,不便為自己申辯,江北駁斥道:“德拉斯,你是不是把大家都當成傻子?薇薇安會主動引誘你這頭肥豬?”

    在場的人看看薇薇安,又看看德拉斯,沒一個人相信薇薇安會主動引誘德拉斯,愛德華心直口快,說:“我以人格擔保,薇薇安絕不會引誘德拉斯督查官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故意陷害我,”德拉斯有口難辯,氣得臉都白了,“這件事我會如實稟報安德利特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臉稟報?”江北冷笑道,轉向那兩名士兵問:“你們和德拉斯呆在一起,是他的同謀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不,”兩名士兵生怕受到牽連,頭搖得幾乎要掉下來,“德拉斯進帳后,就把我們趕了出去,我們聽到薇薇安喊救命才跑進來,那時帳里就是這副情景了,應該是督查官看薇薇安女士長得美麗,突然……起了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德拉斯,連你帶來的人都指證你,”江北也沒想到兩名士兵這樣配合,暗暗好笑,厲聲說:“你還有什么好說的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事情要不是發生在德拉斯身上,沖帳里的情形,他自己都要懷疑自己做了卑鄙無恥的事,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薇薇安來支援耳語海岸,卻遇到你這種敗類,”凱美林嚴厲地說,“而且事實就擺在眼前,你不知悔改,還敢狡辯,這件事我會如實上報回暴風城,安德利特也保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別……別……”德拉斯一張臉頓時白得像紙,事情鬧到安德利特那里,可能還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,但鬧到上面去,只怕他要被送上絞刑架,只能被迫低頭,哀求道:“凱美林牧師,我再也不敢了,求你給我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江北從來不是那種做事做絕的人,也不想把德拉斯搞得太慘,又往回圓了圓,“凱美林牧師,我知道您嫉惡如仇,但這件事關系到大營的聲譽,報上去只怕會讓高層擔憂,不利于聯盟的整體布局。

    薇薇安也只是受了些驚嚇,沒有大礙,依我看,只要德拉斯征得薇薇安的原諒,這件事內部處理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凱美林沉吟片刻,也覺得這種事傳出去不太好聽,說:“德拉斯,我給你一個機會,你現在向薇薇安誠懇認錯,她肯原諒你,這件事可以不上報,交給安德利特將軍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認錯,認錯,”德拉斯迫于無奈,走到薇薇安身前,深深鞠了一躬,只覺有生以來,從沒像今天這么委屈過,鼻子一酸,眼淚險些掉下來,“薇薇安女士,我不小心冒犯了你,是我錯了,求你原諒我。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1396北京赛车pk10 直播